快捷搜索:  

“印太经济框架” 折射米国政治焦虑

正在日本访问的美国总统拜登23日在东京宣布,“印太经济框架”(IPEF)正式启动。这一所谓经济框架,由拜登本人在去年10月第16届东亚峰会上首次提出,其后一直充满不透明、不确定性。它的匆忙出笼实际上是拜登为掩盖其在国际国内的颓势、争夺美国中期选举选票而推出的政治操弄,注定不会成功。

从其出笼时间上看,正是中国宣布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翌月。日本专家认为,自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后,美国在全球自由贸易潮流中的影响力显著下降。而与此同时,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正式生效和CPTPP成员扩大,让印太区域合作发展进入快车道。这使大搞贸易保护主义的美国陷入被边缘化的焦虑。

由于美国国内反对加入CPTPP的势力强大,拜登几乎没有可能带领美国重回CPTPP。为了加强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影响力,拜登另起炉灶、另搞一套,提出所谓“印太经济框架”,试图以此捞取政治资本,挽回其在国内中期选举中的颓势。

从内容来看,首先,印太经济框架将是一个和市场准入、关税减让等自由贸易原则无关的经济框架。美国“贸易促进授权法案”(TPA)已于2021年7月1日到期,拜登失去了国会授权,不可能向国会提交一份内容详实的贸易协定。

日本国际贸易投资研究所研究主管高桥俊树认为,在贸易促进授权失效背景下,拜登政府另起炉灶推出不同于贸易协定的IPEF,就是要绕过美国国会,通过行政方式推进其印太战略。这就使得IPEF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不是一个含有自由贸易等实质内容的贸易协定,对亚洲国家来说好处并不大。

就目前已公布的内容来看,印太经济框架的主要内容将围绕确立区域贸易目标、制订数字经济规则、强化供应链韧性、加强清洁能源及基础设施等关键领域的合作、共同致力于反偷漏税和反贪污等几大方面。所谓合作,就是要制订有利于美国的规则,确保美国利益在上述领域获得优先保证。

有分析说,由于拜登无法得到国会支持,印太经济框架在设计之初就是一个松散框架,参与方或将在各个不同领域开展具体磋商,各参与方可以选择仅参与不同模块的建设,这种模块型框架或与美国欧盟贸易技术理事会(TTC)类似。

从前景来看,拜登无视印太区域重视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已搭建起区域合作平台、地区贸易投资的自由化和便利化逐步加强的事实,另搞一套冲击现行区域合作架构,开地区一体化的倒车的政治把戏,逼迫相关国家选边站,这一切并不符合亚太区域多数国家的利益,不可能在具体领域的磋商中得到多数国家的支持。

此外,IPEF作为一个没有法律约束力的松散合作框架,虽然搭建容易,与具有法律约束力的RCEP和CPTPP等协定相比,缺乏实效性。这一缺乏约束力、缺乏实效性的框架完全有可能随着拜登在中期选举的失败随风而去。

拜登;太地区;美国利益;美国总统;美国政治;CPTPP;印太经济框架;美国国会;IPEF;区域合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672人留言! 共有:672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