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体坛|阻挠芬兰瑞典“入约”,土耳其舞剑“意在沛公”?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在芬兰和瑞典两个北欧国家携手做出加入北约的历史性决定时,大多数成员国的领导人向这两个申请国张开了双臂。但“入约”需要所有现有成员的一致批准,而土耳其——被认为曾是这一军事联盟中最具战略价值的成员之一——并不高兴。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在芬兰和瑞典表示要申请“入约”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多次明确表示反对,并已经阻止了联盟内部有关加快两国“入约”的初步讨论。土耳其方面称,反对的原因在于瑞典和芬兰允许被土耳其认定为恐怖组织的“居伦运动”和库尔德工人党(PKK)等组织在其领土开展反对土耳其的活动,土方还指责瑞典向库尔德工人党提供武器装备。
5月24日,芬兰外交部长哈维斯托表示,芬兰和瑞典将于25日分别派遣代表团前往安卡拉,试图谈判解决土耳其反对其“入约”的问题。“我们知道土耳其对恐怖主义有一些安全顾虑,我们认为这些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哈维斯托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小组讨论中表示,“也可能有一些问题与芬兰和瑞典没有直接联系,而更多与北约其他成员国有关。”
土耳其素有北约“刺头”之称,但在芬兰瑞典“入约”一事上的百般阻挠,还是让盟友感到惊讶。人们不知道埃尔多安在打什么算盘:限制在国外的政敌,还是吸引美国的政治关注,抑或是博取“好友”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青睐?
旧事重提
“这两个国家,特别是瑞典,完全是恐怖主义的温床。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决心继续这一政策,对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说‘不’。”埃尔多安5月19日如此说道。他多次强调,除非瑞典和芬兰与“恐怖主义”有关的问题得到解决,否则土耳其不会“积极看待”两国的“入约”申请。
埃尔多安所称的“恐怖主义”,指的是自上世纪80年代就与土耳其政府持续交战的库尔德工人党。该组织被土耳其以及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欧盟都列入了恐怖组织名单。事实上,瑞典是1984年最早将库工党指定为恐怖组织的国家之一。但长期以来,土耳其一直指责北欧国家,特别是有着大量土耳其移民的瑞典,窝藏了库尔德武装分子以及“居伦运动”的支持者。
然而,芬兰和瑞典的政治领导层起初都对埃尔多安的严肃性持怀疑态度。芬兰总统尼尼斯托表示,他一个月前就曾与埃尔多安进行了交谈,但后者没有表达过任何担忧。土耳其常驻北约代表巴萨特·厄兹图尔克也从未向盟友发出预警信号。
毋庸置疑,土耳其的干预会让芬兰和瑞典“入约”陷入持续僵局。两个北欧国家的领导人和外交官们不得不开始小心翼翼地对待这名北约“刺头兵”。“土耳其人将所有库尔德人视为恐怖分子。”土耳其媒体如此援引瑞典外交大臣林德的话,她不得不站出来回应,称自己“从未见过库工党,也不会这样做”。
林德起初或许谨慎乐观,认为任何误解都可以消除,但她的保证显然没有达到埃尔多安的要求。“我们希望看到有关土耳其安全的具体步骤,而不是开放式的外交声明。”埃尔多安5月23日表示,“北约的扩大政策并没有优先考虑基本的安全问题,这对于土耳其或是北约本身都没有好处。”
5月16日,土耳其司法部列出了33名土方试图从芬兰和瑞典引渡的“恐怖分子”,他们被指控为库工党成员或是“居伦运动”的支持者。但一些瑞典和芬兰外交官表示,这份名单最后一次于2017年被提交,近年来都没有成为土耳其游说的主题,直到两国这次提出加入北约的意愿前。
在叙利亚“加注”
除了打击流亡的库工党成员和“居伦运动”支持者之外,土耳其还要求瑞典和芬兰切断对叙利亚东北部的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YPG)的支持,同时还强烈敦促瑞典解除在2019年土耳其越境打击YPG后对其进行的武器禁运。
北约盟友不断要求土耳其做出冷静回应,而埃尔多安却开始“加码”。他于5月23日宣布,土耳其将很快对叙利亚北部的YPG武装分子发动新一轮军事行动,此次行动将把土耳其武装部队在叙利亚的控制区推进至两国边界30公里的纵深。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军方将在26日的会议上作出进一步的行动决定。
土耳其4月已经趁着俄乌冲突对伊拉克的库尔德武装发动了新一轮军事行动。但YPG仍是美国名义上的盟友,且受西方支持,此时对叙利亚采取越境打击,重点在于美国是否会默许。
5月24日,由YPG主要组成的军事和政治联盟“叙利亚民主力量”(SDF)指责土耳其试图通过威胁采取军事行动来破坏地区稳定。“如果受到任何攻击,我们当然会抵抗和反击。”SDF控制的叙利亚东北部自治政府发言人希万·易卜拉欣表示,“国际社会现在面临着一个重要的考验:他们能有效地控制土耳其吗?”
面对如此拷问,土耳其的北约盟友们或许也不知如何作答。正如埃尔多安本人所说,“这次计划的军事行动将揭露出,哪些国家尊重土耳其的安全关切,哪些国家不尊重土耳其的安全关切”——这一问题也触及了当前北约内部争执的核心。
“埃尔多安的瑞士军刀”
北约的“入约”规则要求,新的国家加入必须获得所有现有成员的支持,这也为任何一位成员提供了要价的机会。此前,由于国家名称争端,希腊将马其顿的“入约”申请“晾”了十年,直到2019年马其顿正式更名为北马其顿。而现在,希腊在北约的“老对头”土耳其又趁着冷战结束以来欧洲最大的一场安全危机抓住了要价机遇。
除了一贯的“恐怖主义”指控,对于瑞典和芬兰“入约”,土耳其并没有更多拿得出手的反对理由,但其确有理由反对联盟的“一家之长”。重拾“价值观外交”的美国总统拜登让埃尔多安感到了冷落。在去年12月拜登举行的“民主峰会”中,埃尔多安的名字甚至没有出现在列着100多位领导人的邀请名单中。
由于土耳其执意购买俄罗斯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美国将土耳其踢出了F-35隐形战机的制造计划,并对土耳其的国防工业进行了制裁。而就在上周芬兰和瑞典宣布提交“入约”申请的同时,一支土耳其代表团正在华盛顿访问,要求美国国会批准升级土耳其F-16战机的4亿美元采购协议。但麻烦的是,希腊正在游说阻挠这项协议。
还有一种解释是,埃尔多安在帮“朋友”普京的忙——同时也在帮自己的忙。虽然土耳其公开反对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还不顾俄罗斯指责向乌克兰出售无人机,但在埃尔多安的“平衡术”下,土耳其一直拒绝与西方步调一致地对俄罗斯施加制裁,还对出逃的俄罗斯寡头们张开了双臂。最近土耳其媒体再次报道普京即将访问安卡拉,随即就被俄罗斯外交部“打脸”“没安排过”。但这也许是“刺头”释放给联盟的另一个信号:土耳其手中有牌可打。
这样的“要价游戏”让两个申请国还有北约多数成员国都感到沮丧。瑞典和芬兰此前希望尽快完成与北约的谈判,并在6月29日至30日在马德里举行的北约峰会召开之前签署“入约”协议。而面对土耳其的阻挠,这种希望变得渺茫。
“这就像埃尔多安的瑞士军刀——一种多功能工具,可以从瑞典人那里获得让步,或煽动起民族主义情绪,或与拜登面对面。”前五角大楼官员、美国前驻土耳其及芬兰大使埃里克·、埃德尔曼如此说道,“我相信他至少会把这个问题拖到马德里峰会,如果没有其他原因,这会让他成为关注的焦点。”
此刻的瑞典和芬兰感到了焦虑,似乎他们的未来的命运系在了埃尔多安一人手中。目前,俄罗斯对两国“入约”一事作出的回应仍然“温和”。但在完成“入约”手续之前,它们不会受到北约条款第五条的保护,这一条款规定对一个盟友的攻击将被视为对所有盟友的攻击——而这也恰恰是陷入冲突三个月的乌克兰所面临的困境。(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张无为 图片编辑:张同泽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要举报 关键词 >> 俄乌冲突,土耳其,北约,芬兰,瑞典
俄乌冲突,土耳其,北约,芬兰,瑞典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889人留言! 共有:889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